地扪侗寨行遇:发表人:杨理显

侗寨像一颗黑色的宝石,镶嵌在侗乡的翡翠山中。

一条小河从村头流至村尾,将土地菊石分为两部分。河水潺潺,清澈见底。三座独特的风雨桥连接着寨子和近600个侗寨。一排排吊脚楼从河边依次延伸到两侧山坡,直到与村外的梯田、山地融为一体。

连日细雨过后,群山被洗得青翠欲滴,大地的菊石沉浸在薄雾中,氤氲在清新湿润的雨水中,散发出宁静淳朴的气息。站在寨门远眺,层次分明的梯田间,吊脚楼密集整齐分布,所有的黑瓦屋顶都成为青山绿水间最耀眼的风景线。

走进阿蒙大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高大雄伟的千三鼓楼。三鼓楼高11层,高30多米,是寨子里最重要的公共建筑之一,也是寨子里集会、议事、娱乐的重要场所。鼓楼里有一个大壁炉,周围是木制长凳。天冷了,老人们聚在鼓楼里取暖聊天。

鼓楼下,有一条明沟。沟里的水是村民从上游河流中抽取的。平日里,村民们用渠水洗衣服洗菜。水沟旁边是一条铺着青石板的小道。从鼓楼走下人行道,村民们的生活尽收眼底。在这里,家家户户的门窗几乎都是开着的,即使主人出门半天也不会上锁。

在一条沟里,一个有着银色太阳穴的老人正在打纸浆。在不远处的石阶上,有几箱已经倒好的纸。村民们把构树的树皮剥下来,放在水里泡几天,用木槌敲打,然后过滤,倒入薄纸中。这种古老的造纸技术在当地的侗寨中广泛使用。村民生产的纸张是自用的,不在市场上销售。

不远处,几个老人围坐在吊脚楼下的石凳上,边缝边聊。他们穿着董的便装。这种服装以纯色为基础,领口、袖口和双前襟都有手工刺绣花边。从纺纱、织布、靛蓝染色、制衣到刺绣,这些民族服饰都是手工制作的。虽然现代文明已经悄然进入寨子,但村民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依然过着砍树盖房、清山种地、耕田男织布女的生活。

穿过寨脚的时候,看到一片建立在水塘之上的禾仓群。禾仓有200多座,是村民们存放粮食的地方。地扪的村民世代种植糯稻,每年秋收之后,村民们便把粮食存放在禾仓里,把采摘的禾糯晾晒

当我经过山脚时,我看到一群建在池塘上的粮库。有200多个粮食仓库,是村民储存粮食的地方。地米安的村民世代种植糯米。每年秋收后,村民们把粮食储存在粮库里,把采摘的糯米晒干。

在禾仓上,将整个侗寨装扮成一个金黄色的世界。

在村庄的脚下,有一个一米多深的池塘。池塘边的古树参天,枝叶繁茂,覆盖了池塘祠堂。传说很多年前,一个叫唐的男孩出现在迪亚蒙的侗寨,后来他成名了,去了北京做官。因为对整个世界的关心,唐直到去世都没有回到家乡。有一天,唐拓梦给了响尾蛇村的长老一个梦想,希望在他以前居住的地方建一座祠堂。第二天,村民们在那里发现了三眼喷泉,于是他们建造了唐公庙。从那以后,这片土地一直有好天气,人们很安全。

从唐公庙望去,你会看到一个整齐的建筑群,那就是戴蒙侗族人文自然生态博物馆。这是中国第一家私人生态博物馆。它位于山腰,与山川交融,与东村融为一体。除了亭台楼阁、荷塘茶园,还有图书馆、展览馆、研究工作室等。据说博物馆建成时,主办方打算请人设计,要求风格与当地建筑兼容,使用当地材料。但是邀请的人经过长时间的设计都没有达到要求,于是主办方决定求助当地的水墨大师。令人惊讶的是,画家们没有使用图纸,只用了20多天就搭建好了博物馆的基本框架。

博物馆对公众免费开放。进入博物馆,首先是一个50-60米长的图书馆,村民们每天都可以去那里进行活动,孩子们放学后也可以在这里读书写字。在一个偏远的村庄,热爱学习和阅读的孩子很少会有这样的“书店”。

在博物馆对面的大坝上,有老农民在耕地。田埂上,不时有人扛着犁头牵着牛。在木洞村,无论是鼓楼下、花桥旁、古道旁,还是田埂上,村民们总是面带微笑,热情地迎接游客。游客拍照时,会停下来等着按快门。如果吃饭时游客路过他们家,董家会用自制的米酒热情招待。几杯酒下肚,悠扬的侗歌醉醺醺地飞出吊脚楼,弥漫了整个侗寨。

这就是迪亚蒙的侗寨,让人们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找到一抹原始的亮色。这最简单的笑声和酒的歌声唤醒了人们最初的情感和纯真,生活就这么简单。在牡丹区遇到侗寨的时候,我总是祈祷时间的脚步越来越慢,让自己沉浸在甜美的歌声中,听着原生态的侗音天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