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书架,来源:张辉祥

新房交房了,开发商打电话给我们拿钥匙。看到“回家,放下”的大旗,房地产老板的调侃和那一刻高昂的房价,变成了几分情感的触动。新房子的钥匙在手上,但无法解决。除了兴奋,还有一些纠结。这一代人,任何家都很少有传世的家具“ ”,真的很难割舍。

我的朋友建议你会有一个书房和书架,所以你不需要保留这个旧书架。我说:“是我的情感!”我朋友马上反驳:“多年前的旧书架,只有重新装满书才能有感觉。”是的,没有书的旧书架只是一堆垃圾,但有些故事总是可以“回收”的。

童年,我的求知欲很旺,因而拥有一个书架就成为最想得到的节日礼物。无奈家里清贫,心中那种带个写字台的书架一直没有奢望到。工作后,单身不贵族,时常在外出差,从一个“窝”漂泊到另一个“窝”,居无定所。那时,空闲读书是我最好的娱乐方式。书少时,随便往行囊里一放了事。大概行了“万里路”,书逐渐多起来,窗台、案头、床柜,到处都散乱放着书,真是书斋还未奋斗到

小时候,我非常渴望知识,所以拥有一个书架成了最令人向往的节日礼物。但是家里穷,心里装着书桌的书架从来没有被期待过。工作后单身又不高贵,经常出国旅游,从一个“巢”漂泊到另一个“巢”,没有固定的去处。那时,闲暇时读书是我最好的娱乐方式。书少的时候,我就把东西放进包里。大概“万里路”左右,书渐渐多了起来。窗台、书桌和床头柜上到处都是书。的确,这项研究还没有达到它的目标。

,书却先成“灾”了。于是,书架的念头再次划过心中。

有一天,公司搞基建的时候,堆了很多没用的木材。心血来潮,选了几块实木,决定自己做一个书架。画线、锯料、钻眼、刨灯、钉钉子,翻来覆去是一大乐趣。可想而知,一个门外汉能做木工活,做一个书架用的是凹凸不平的,而不是笔直呆板的。好在还是有普遍的感觉。有了计划,我找到了一些塑料编织带,把书架的所有表面都扎了起来。幸运的是,看过的人其实都说风格不错。

梦想书架,虽然有点简陋,却给我的单身宿舍增添了一丝优雅。一个书架,一个系列,整洁,随时可供选择和阅读。有时候,独处是美好的。当你走到书架前,拿出一本想看的书,坐在窗前或柔和的台灯下,或沉思、背诵、微笑,或掩饰自己的想法,那是一个人的狂欢。

搬进了单位养的房子,最后结婚了。户型小,书房是梦,所以我们要保留书架,并享受阳台的一角。这时书架已经修好加固,四条腿变成了六条腿。尽管如此,书架还是太重,承受不了,书也从排列整齐变成了一堆堆,最后有了换掉的想法。连续去了几次家具店,书架不是太大就是不实用,就凑合着用旧的。这一耽搁,就是几年,直到现在换了新房子。

旧的不会走,新的不会来。放书的旧架子只是一堆木头。虽然犹豫了很久,对每一根柱子和隔断都很了解,但还是要自己拆掉。把拆下来的木头用红绳绑好,虔诚地鞠躬,给拾荒者当柴火。也许这也是它最初的归途,我的心会安定下来。

为了装饰,我去了朋友的书房,在价值不菲的楠木书柜里发现了几本书,让我惊叹不已。朋友笑着解释,“书柜里没有书的书太贵了”。我无话可说,甚至不给自己机会“装饰窗户”,“看起来有教养”。其实书柜和书架虽然有高低之分,但都只是收藏书籍的物件。关键是在心里放个书柜,给书留个座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