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小河,作者:江柳

在我家乡东边一英里处,有一条从北到南的河。这条河宽十米,深四五米。我不知道它的开始或结束。我在地图上看不到它的影子,也不知道它的名字。后来在当地地图的角落里,看到一条蜿蜒如发的蓝线,才知道它叫东排子河,是多年以后的事了。这条河发源于河南淅川,经过家乡,最后汇入汉江,流向大海。但这条小河不仅是生命之河,母亲之河,更是家乡人的骄傲。

河堤上的土地肥沃,可以比小丘产更多的粮食。在大集团,由于其独特的优势,只有我们的生产团队是第一个修复提水渠和种植水稻的。河水以其悠久的历史和无私的绿洲水灌溉了生产队数百亩肥沃的土地。春麦秋米,精米白面,产量高,付出公粮最多,让其他生产队的成员羡慕不已。年轻人也找到了一个好妻子。一些拆迁户和分散户通过关系在我们队落户。

我对这条河的第一印象是在我发呆的时候。当时农村没有电。依稀记得,在河下游西边的悬崖边有一个高大的木制水车,利用高处落下的水头,推动车轮碾轧棉花。来自方圆各地的人们来到这里研磨和压花花正在排队等候。磨坊以西几百米处,曾经有一座石牌坊。据我所知,地上只有几块青石。牌坊前还有一处春秋战国时期的出土遗址。

春天来了,河坡上长满了绿草,五颜六色的花朵像金块银箔一样撒在上面。野枣村,槐树、巴茅、灌木茂盛。河滩和河湾有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柳树林,是鸟儿栖息、嬉戏的天堂。岸边垂柳婀娜,长柳条拂绿水。河水静静地流淌。只是在下游岸边,河水卷起波浪,发出流水的声音。水中的各种春草一跳出水面,蜻蜓就站在草尖上休息。成群的鱼在清澈的河水中自由游动。小朋友,中午放学后,我经常提着竹篮来到河边割猪草,剜野菜。嫩草散发出醉人的芳香。累了,小伙伴躺在温暖的绿色地毯上——像河堤一样,蜜蜂在飞,和五颜六色的蝴蝶一起跳舞,看着迷离的蓝天,听着天空中云雀的歌唱,心里充满了幸福。

夏天的河是朋友们又一个爱玩的地方。种完秧苗,满身泥巴的小伙伴们迫不及待地来到泵站旁的平台上,一个个跳入河中,激起雪白的浪花。刚才,它们还是泥人。当阳光明媚时,他们感觉自己被裹在一层塑料布里。当清澈的河水被冲走时,它们都容光焕发。热午餐后,我的朋友们早早地拿着竹篮和镰刀来到泵站,准备割牛肉、青草和猪草。东西一放好,他们的裤子就脱了。他们从电影中学习,从高高的平台上跳水,看谁跳得漂亮而轻盈,击中最小的波浪。受够了,他爬上倚在水边的老柳树,跳到水下。有时,几个人像弓一样按下柳枝,把它们浸入河里。当一个人滑出水面时,树枝会反弹,一个人会跳进河里。被河水冲刷的老柳树的根,像长长的红胡子,在水中摇摆。

河里的小伙伴们,像鸭子一样,一个个扎进水里。过了半天,他们从远处的水里冒出来,用手抹抹脸上的水,扭头看看谁游得最远,谁游得最近。如果你游泳游得不好,每个人都会用水打他作为惩罚。玩累了,大家都躺在长着水草的紫色泥滩上,清凉一片。从山坡上的山沟里流出来的水,使这里的水生植物极其丰富,牛、猪都很好吃。我们经常把它们切开给牛和猪吃。几天后,水草就像韭菜一样绿了。水草里的紫泥像豆腐一样细腻滑腻。当你下台时,它会发出噪音和气泡。水生植物旁边是鱼、虾、泥鳅和贻贝经常觅食的地方。小伙伴们经常在这里抓小鱼小虾,在泥里摸泥鳅。有时候,你必须小心蚌壳。有伴侣的脚让蚌壳割破流血。但这并不妨碍年轻的同伴采摘贻贝。肥美的贻贝是猪的一道美味佳肴。当时很奇怪贻贝没有台阶,怎么会在河底跑来跑去呢?

割草、抓小鱼、摸贻贝之后,夕阳西下,微风习习。河水波光粼粼,水雾渐渐升起,像飘动的白纱。水里的红花和紫花在水面上晃动。小伙伴,踏着夕阳的余晖,来到黄昏,喝着香烟,起身回村。晚饭后,睡在门前凉爽的床上,透过树荫数着天空中闪闪发光的星星,听着河水流淌的声音,听着田野里无边无际的青蛙和鼓声歌唱,进入甜蜜的梦乡。

有一年夏天,下雨的时候,河水暴涨,浑浊的河水漫过河岸,淹没了低矮的田地,翻滚着波浪,向南翻滚。在纷飞的混合黄水中,黑瓜棚、绿瓜苗、庄稼、枯黄的柴火甚至溺死的仔猪从上游漂下来。他们水质好,跳进了水里。在人们的担忧中,他们被打捞上岸,清理干净后,他们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这时,小江一改往日温顺善良的样子,让小伙伴们大吃一惊:小江有时候会生气?

秋天,两岸金色的稻田,一望无际。河里的鱼儿经过春夏的滋养,正

秋天,两岸金色的稻田一望无际。这条河里的鱼在春天和夏天得到滋养。

是肥美的时候。人们白天下田干活,只有夜里打着手电筒逮鱼,改善下生活。冬天,河坡的树木落叶,小草枯黄。砍回的灌木,割回的杂草,成了人们烧灶和取暖的好柴禾。结了冰的河面,像一块琉璃长带那样明亮。

时光飞逝,光阴似箭。三十多年过去了。这条美丽的河流,曾萦绕在外面游子的梦里,如今却蓬头垢面,污秽不堪。河里的水变少了,一年四季都浑浊发臭。垃圾经常漂浮在河上。小鱼小虾贻贝难求,密柳不见。春夏季河坡上的绿草和野花也换成了杂草丛生的蒿属杂草。这条哺育和滋养两岸几代人的小河,何时才能恢复到原来生机勃勃、纯净自然的美丽?只有上帝知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