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山野、作家:任随平

第一个月是一杯醇香的烈酒,醉倒在东风里,醉倒在阳光的细针脚里,而时间,就像游走在针脚里的丝线,已经不经意地踩在了二月的花毡上,整个山野都沉浸在萌芽的草木的馨香里。

时近惊蛰,《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注曰:“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这便是仲春时节的开始。若是夜半风轻人静,窸窸窣窣落过一场春雨,黎明推门而出,澄澈的阳光的细线丝丝缕缕地穿过杨树干枯的枝桠流泻下来,青青瓦舍泛着润泽的光芒,人浸染在浓郁的和煦里,眯缝了双眼,抬手而望,只见远山苍苍茫茫的褴褛已被鲜嫩的草色所遮蔽,这时候,你我便迫不及待夺门而出,毕竟,春色虽不及夏花之绚烂,但却孕育了秋之成熟与收获,于是,春色满含了惊喜与期待,令人心向往之。去往山野的脚步一定要轻而又轻,路旁的草茎托举着珠露,却是那般孱弱,好似积聚了全身向上的力量,极力地托付着,一不小心,脚步挪移的跫音都会将它们震落下来。那么明亮的珠露,有如喜泪般干净透亮,浑圆的身体里包裹着春天的全部热望,颤颤悠悠,似娉婷而立的女子,似乎每一滴,都能润泽出一个明媚的春晨。及至到了山野,无需疾步而行,成片成片的草色浸润在旷野的安谧里,就连一声声简短的虫鸣,除了轻盈的赞美之外,别无拖沓之音,似乎它们的梦想亦如蝉

临近被蛰的时候,二十四节气注意:“二月节……一切都惊得打雷,所以叫被蛰,是被蛰的昆虫惊跑了。”这是仲春时节的开始。如果半夜风平浪静,下了一场春雨,天亮就推门出去,细细的一行行清亮的阳光透过杨树枯枝细流下来,绿房子里充满了湿润的光。人们沉浸在浓郁的暖意中,眯起眼睛,举起手望去,只看到一望无垠的远山。通往山野的台阶一定要轻而易举。路边的草茎上挂着珍珠和露珠,却是那么的柔弱,仿佛积蓄了全身的力量,试图托付给它们。如果你不小心,脚步声会把他们摇下来。璀璨的珠露如泪珠般干净透明,圆圆的身体包裹着所有对春天的憧憬,颤颤巍巍,飘飘欲仙,宛若一个娉婷站立的女子。似乎每一滴都可以滋润一个明媚的春日清晨。当我们到达山野时,我们不需要迅速行动。片片草色渗透进宁静的荒野。即使是短暂的虫鸣,除了淡淡的赞美,也没有一点拖拖拉拉的声音,仿佛它们的梦就像蝉一样。

翼般透明别致,容不得尘埃与污浊。轻轻地附身,抑或安卧在草茎稀疏的空地,让鼻息贴近草叶的呼吸,你就能听见地脉涌动的声响,如麦浪阵阵,簇拥着你的心脏与爱怜,渐渐地,你的呼吸就会急促,急促如马蹄疾走,急促如震雷过耳,春潮的马车就会纷沓而至,在简短的时日里开进村庄的每一处空地,踏上村野的每一寸肌肤。

黄昏时分,一缕缕薄雾从山顶飘下来,飘飘迷蒙,覆盖满山,如薄纱,却比薄纱更有质感;像雨幕,但比雨幕轻。就这样,整个山梁都包裹在一个梦里。如果你身处仙境,一点也不能惊讶和匆忙。只有独自坐在山顶,拥有一颗宁静的心,才能体会到这种美妙的状态,才能照顾好自己的身心。此刻,当你起身下山的时候,暮色会跟在你身后,像一件长袍,包围着乡村、植被和绿色的房屋。山脚下忽明忽暗的灯光沿着烟雾的方向忽明忽暗,给人一种温暖宁静的感觉。牛羊回环的呼唤,点燃了密集的村庄。

二月,山野是生命成长的温床。每一种微风和草色都是山野之王。他们把对春天的浩瀚热爱倾注在无边无际的山野,就像一条被群山环绕的河流,清澈凉爽地滋润着大地,滋养着遥远的天空,天空之上的云朵,鸟儿和游魂,共同守护着山野明媚的春日,漫长而持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