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或者家;写作者:北城

admin伤感日志2022-01-19 19:02:5155标签北城

科尔沁沙地的北麓,老哈河的岸边,一汪泉水,沽沽地涌溢了数千年。
带着最酽的古朴,载着多少凄美的故事,静静地流过老屋门前。
童年,在泉边,长成一丛丛健硕的芦苇,随风轻舞,
深处,还藏着末节的游戏,笑沉了夕阳。

泉中,鱼儿成群,悠然地嬉戏、游弋。
那份坦然,只有在童年的家里,才能享有。
天,在泉里,大雁逐鱼而过,
水,在云下,浮起的梦里,有你描摹的今天。

屋,再破,有妈,那才是家。
日子,虽然清贫。却是我最富有的时候,进屋能喊一声“妈”!回头能喊一声“爸”,再难的疑惑,总会有个完美的答案。
如今,硕大的房间,只装满了记忆。
再豪华的家,此时却一贫如洗:累了、委屈了、无助了、犯错了,喊多少声“爸、妈”已不再有人应答。

妈在,你永远都是孩子,一把年纪还可以撒娇。

在科尔沁沙地北麓,老哈河沿岸,有一股泉水,古古之地已漫溢千年。
静静的流过老房子的正门,最古朴,有许多美丽的故事。
在我的童年,在春天,我长成坚强的芦苇,随风轻舞。
在深处,我藏起最后一分钟的游戏,笑看夕阳。

春天,鱼儿成群结队地玩耍和游泳。
那种平静只能在童年的家里享受。
春天的一天,鹅路过鱼,
水,在云下,漂浮在梦里,你可以这样形容今天。

房子又破了,有了妈妈,那才是家。
天,虽然穷。但是我最有钱的时候,一进屋就能喊“妈”!我可以喊“爸爸”回来。不管我怎么努力,总会有一个完美的答案。
如今,偌大的房间里只有满满的回忆。
不管家有多豪华,此时都是穷:累、委屈、无助、犯错,多少次喊“爸、妈”都没人接。

妈妈在,你永远是个孩子,你这个年纪也可以是个被宠坏的顽童。

谁都会掖起肘间的伤,
把最出彩的一面,摆在面前,令她骄傲,
去享受那最纯的-------家的温馨。

穷得只剩钱的人,你富有吗?
以妈为福的人,你会贫穷吗?
老哈河,蜿蜒东去。
流过你的清晨,我的黄昏。
落英缤纷逐流水,岁月已沧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