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煨山芋暖:文章作者:朱晨灿

小时候,住在农村,奶奶每年种好几亩红薯。秋收时节,晨曦初现,爷爷就用锄头翻土,耕一茬,歇一歇。奶奶拿起红薯,拿起篮子,玩得很开心。爷爷总是笑着说:“今年是个好收成。”奶奶的嘴角微微一笑,像花蒸糖,像酒酿蜂蜜。

冬天一日三餐少不了红薯:早上外婆煮红薯粥,房间里弥漫着甜甜的热气。吃了之后,我们觉得心里暖暖的,肚子也舒服了。下午,初冬的阳光还不错,爷爷在家闲着,把红薯切成长条,晾在屋檐下。经常是我和姐姐偷了好几块才晒。晚上,奶奶把红薯切成小块,捣成泥,做成红薯粑粑。红薯已经成为我们童年的美味食物。

我最爱吃“煨山芋”。放学,我迎着呼啸的北风回家,刚一进灶房就好像从冰窖钻进温室,迫不及待地伸出冻麻的双手,在火堆前搓几下,烘一会儿,又将双脚翘在灶膛边上,半晌,红扑扑的脸蛋像喝醉了酒。别看灶膛不起眼,我坐在柴仓烧火的时候,除了烤火,自然也要“相与烧煨山芋”的。祖母明白我的心思,走到我身边,弯腰掀开草堆,从堆积如山的山芋里挑几个大小适中的,将它们埋在红亮亮的火堆下慢煨。我心急,一会儿用火钳戳几下,一会儿伸长脖子往里张望,甚至把它们挖出来,发现还很硬,只得又埋回去。这样折腾几次,终于煨熟了,香喷喷的气味弥漫在整个灶房。祖母用火钳取出这些“小黑娃”,用手轻轻一压,“熟了!”我心潮澎湃,围着祖母又叫又跳,找来抹布,拍掉山芋上的灰,剥掉皮,只见冒着热气的山芋,金黄金黄的芯子,软绵软绵的芋泥,真足够诱人。我压低身子

我最喜欢“炖红薯”。放学后,我顶着呼啸的北风回家了。我一进厨房,就像从冰室钻进温室一样。我迫不及待地伸出冻僵的麻手,在火前搓了几下,烤了一会儿,然后把脚放在厨房的边上。很长一段时间,我红着脸看起来像喝醉了。别看不起眼的灶膛。当我坐在柴火谷仓里烧火时,我自然要“相和煨红薯”除火。奶奶明白了我的心思,向我走过去,弯腰打开草堆,从山里采了一些中等大小的山药,埋在鲜红的火下慢慢煨。我不耐烦了,用拨火棍戳了几下,伸长脖子往里看,甚至挖了出来,发现还是硬的,只好重新埋起来。折腾了好几次,终于熟了,香喷喷的香味弥漫了整个厨房。用奶奶的钳子把这些“小黑娃娃”拿出来,用手轻轻一按,“就熟了!”我很兴奋,尖叫着围着奶奶跳来跳去,找抹布,拍掉红薯上的灰,剥去外皮,只看到热气腾腾的红薯,金黄的核,松软的芋泥,真的够吸引人的。我放低了自己。

,张开嘴“呼哧呼哧”地将它吹凉,随即一口下去:“哇,好吃,好吃!”虽然手上还粘着灰,脸上留着黑乎乎的痕迹,但心里却乐开了花……

当红薯又香了,我心中那些温暖的场景又重新出现在我面前。这样的冬夜已经消逝。有/[K12/]煨红薯”,也有青砖房、鸡犬巷、幽幽古井、绿色菜园……,或悲或喜,被感情感动,写进故事,封存于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