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粽粑,发布:黄孝纪

再过几天就是一年一度的端午节了,粽子又要流行了。

在我的家乡,粽子被称为粽子。在我的童年和青春期,家乡的端午节不是以吃粽子为主的。当时大面积种植小麦,每年端午节前收割。节日这一天,家家户户用新梧桐叶蒸新麦馍。大多数馒头包成半月形,里面放红糖。蒸熟后,呈棕色和褐色,味道很甜。

中秋节,村里的人们会包更多的饺子。家乡的习俗,节前三四天,村民们纷纷烧纸烧香,邀请已故亲人的灵魂回家过节,每顿饭都恭恭敬敬地把新鲜的茶酒饭菜摆在神桌前的桌子上,念叨着为已故亲人的享受,虔诚,如果你目前看到你的已故亲人。中秋节,家家户户都特意包了新粽子,这不仅是对逝去亲人的一种好款待,也是送给他们下午离家上路的礼物。

在中秋节,我家乡的民俗是包粽子而不是粽子。有一个更富裕的家庭,两者兼得。这也让村民口口声声说——“篡改巴赞包饺子”,意思是有钱,但也意味着礼仪复杂,没有必要。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随着小麦的种植在故乡逐年式微,乃至于无,端午节吃粽的风习,又渐成主流。

因此,在村子附近的冷杉林中,曾经有很多纵叶,一丛丛的,尤其是在山涧附近。粽子的学名是箬竹。它的叶子又宽又长,形状像绿色的短剑,表面密布着垂直的条纹。中间的主脉又白又硬。粽子的叶子有光泽,坚韧,可以卷曲折叠,不会折断,是村民的最佳选择。从山上摘下的新鲜稻叶洗净,浸泡在井水中备用。

包裹糯米,村民喜欢用草木灰和碱水浸泡。取一小捆稻草,烧成黑灰,用水冲洗,过滤灰,得到的灰水为碱水。浸泡在碱水中的糯米变成淡黄色,然后冲洗干净,然后用粽子包裹。水饺煮开后,用苏打水把叶子剥开,叶子呈褐色,油润光滑,口感更好。有些人还在粽子里混合一些花生和豇豆,这使他们成为独特的花生饺子和豆饺子。但是,就我个人而言,我喜欢吃纯碱性的粽子,又软又糯,又浓又香!

我妈包饺子的时候,我总是很佩服她手的灵巧。一对湿漉漉的绿色稻叶,堆在她手里,成了一个空空的大尖角,然后用左手轻轻抓住,用右手压实从盆里盛上糯米,然后用稻叶盖住尖角,顺手把苎麻绳拉了一圈,绑了三五圈,就成了一个尖尖、转得紧的三角形粽子。她动作很快,我觉得包饺子很容易。但我也试着包的时候,宗叶不听话,包好的宗巴松了松,做不出这么漂亮的三角形。妈妈做的饺子,一根绳子往往要绑十几个,相互靠近,吊起一大串。

粽子是在一个大铁锅里煮的,里面放了很多粽子。水应该注满,以完全覆盖粽子。煮粽子一般要三四个小时,烧柴比烧炭好。煮好的粽子放在锅里自然冷却,第二天还是温热的。吃饭的时候,拿出一串放在桌子上,全家人就会围坐在一起挑食。如果贴白糖吃,味道会再增加一层。

粽子可以吃几天不坏,吃剩的粽子可以再煮,更油更好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