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的故事:白石瞳

蜜蜂

文本/李可振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和父亲去一家餐馆吃饭。吃完后,我们坐在椅子上休息。一只更大的蜜蜂飞过,盘旋了几圈,最后停在一个又大又低的盘子边上,盘子里有油、水和几片鱼片。

蜜蜂似乎不愿意带着鱼的味道离开盘子,绕着盘子边缘走。突然,它不稳了,半个身子掉进了油里和水里。“妈的!”我紧张地盯着它。幸运的是,蜜蜂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淹没在油水中,而是再次爬到了盘子的边缘。

它没有飞走。我发现它的翅膀被油和水弄皱了,所以它不能飞?我真的很担心。蜜蜂的脚步变得磕磕绊绊,沿着盘子的边缘摇摇晃晃,似乎有些混乱。又不稳定了,又掉进油水里。这一次,它没有力气爬起来,在油水里徒劳地挣扎。

爸爸救了这只可怜的蜜蜂,用筷子把它从盘子里拿了出来。但是蜜蜂没有爬行,而是蜷缩着。“它还能活吗?”我焦急地问。爸爸给了我最不想听的答案:“油腻难活。”

我默默地看着它。它蜷缩得更紧,像一个黄黑交织线条的小球。我用筷子碰它,但不动。再碰,还是不动。我知道,它真的死了。

我试图平静地拿出一张卫生纸,把蜜蜂包好,扔进垃圾桶。心里有一种苦涩而悲伤的涟漪。

蜜蜂的世界

文/潘一林

今天,我靠在一棵大树上,后面跟着一只会飞的蜜蜂,进行了一次奇妙的旅行。

树在我眼前逐渐扩大,扩大成一片小小的绿叶,成为一片广阔的领土。我的眼睛被一只穿着黄黑色毛衣的蜜蜂吸引住了。它似乎迷路了,在树枝间徘徊。经过几次寻找,我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我跟着它进了蜂巢,那里的蜜蜂非常忙碌,飞来飞去。

我告别了刚把我带到这里的蜜蜂,和一只工蜂出去了。只见它不慌不忙地在一束花中飞舞,聚精会神地采蜜。我不再打扰它的工作,转身停在一棵树前。突然,音乐家蝉正在开音乐会。在树下,蚂蚁的兄弟姐妹们装在大包里搬家。过了一会儿,我和采完蜜的工蜂一起回到巢里。

大厅里突然传来一阵阵说话声。是童子军回来跳舞的。那种轻舞胜过所有人类的舞蹈。它们的身体非常柔软,每只工蜂都在仔细观察它们,因为它们知道自己不是为了好玩而跳跃,它们包含了很多重要的信息。

我看到很多蜜蜂忙着做蜂蜜,皇后忙着下蛋,我看到很多很多……

不知不觉我逛了一上午,是鸟儿的鸣叫声把我唤了回来……

我想牵着你的手,去蜜蜂的世界里散散步。

蜜蜂的春天

文本/葛炎

院子很安静。阳光慵懒地溜进来,落在刚刚开放的鸢尾上。鸢尾伸了个懒腰,阳光陡直地落进花盆的土里,但很久都没有起来。门口雕花椅子的眼睛刚有了一些颜色,突然变得暗淡了。

是一只蜜蜂溜了进来,打破了院子的宁静。它翘起翅膀,停在虹膜上,绕着雕刻的椅子转圈。雕花椅子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身体不禁高兴起来。古老的雕花椅子发出奇怪的叫声,吓得蜜蜂飞了一大圈才颤抖着回来。

他站了起来,向前走了两步,看着蜜蜂跳舞,听着它们振翅的声音,脸上充满了喜悦。

他进屋打了个电话:王木江,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的院子里有一只蜜蜂。我相信它会给我带来一窝蜜蜂。你可以马上给我做一个蜜蜂桶。

然后他又打来电话:李裁缝,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的院子里有一只蜜蜂。我相信它会给我带来一窝蜜蜂。请马上给我缝一个收集蜜蜂的面具。

没等他放下电话,他又拨了一个号码:马阿姨,我家有几个手艺人。请过来帮我做饭。

然后,他连续打了几个电话。

奶牛,你店里有猪肉吗?给我几斤好腿肉,找辆摩托车给我送来。车费由我出。

刘老板,给我拿两杯啤酒来。家里有几个客人。

……

打完电话后,他回到旧的雕花椅子上,盯着不远处的鸢尾。

我不知道蜜蜂什么时候飞走了。阳光从院子的一个角落懒洋洋地闪烁着,房间里的电话静静地躺在那里。没人知道他给这么多人打过电话。

当然,总有一些事情他不知道。穿过老房子墙壁的电话线几个月前被老鼠咬掉了。只采鸢尾蜜的蜜蜂一飞出院子,就被蜘蛛网抓住了。它再也不会来了。

蜜蜂像人

文/田

在田里努力工作也像忙着种地。我没有时间关心窗外的夏日风景。隐隐约约,有一种奇怪的喋喋不休。是头顶风道的余震,还是昆虫的鸣叫?安静独特的空间突然夹杂着嗡嗡的营声,原本专一的神经立刻被它钳制,游移不定。下意识地走神去探索周围的动静,转角处,隐约感觉到了窗外传来的声音。仔细看。哦,是它——。一只蜜蜂用头触着玻璃,振翅欲哭无泪,却就是无法冲破透明坚实的“迷你墙”。

为什么,蜜蜂,我忍不住嘲笑这个容易进难退的傻事“”。有句话说:蜜蜂的工作在于采集蜂蜜。蜜蜂的美德在于勤奋。爬到花蕊顶端,不被眼睛迷住。草远,心不怒。然而,这一个是非凡的。它独自行走在世界上,不是为了采蜜;我好奇得发疯了。你知道吗,庭院幽深美丽,是治理的重要场所;这场演出需要茂盛的花草树木。金黄色的绿色斑点,没有香味;竹簪映雪,真正的趣味不大。草和树,明明只为赏心悦目;一个接一个,有没有蜂蜜可言?真不知道,这个顽皮的小精灵把繁华的闹市误认为是草长莺飞的花海;还是你刻意偏离群体,还是你聪明到为了好奇来到这个红尘禁地?

看着这只疯狂的蜜蜂,我窃笑着,为它的不幸而悲伤。叛乱已经误入歧途。怎么能生出好奇心,飞到这扇虚幻的玻璃窗上?像墙一样的巨大窗户实际上只能从下面打开一个不超过两英尺高、不超过一英寸宽的缝隙。然而,透过窗户看太难满足视觉,所以我们必须寻找它,我们必须深入虎穴才能找到。呼,一闪,一记轻率的传球,看似胜券在握,却也陷入了绝境。估计这诡异的一幕和绝望的处境也吓坏了它,所以我不敢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从容徘徊,尽情游览,因为这逼仄的六合空间绝不是平日里那一望无垠的贫穷和蓝天鲜花。热情前进充满犹豫;再出来不容易吗?误入歧途,重回歧途,坠入这场不幸的危机,甚至走投无路。

不幸的是,蜜蜂,可悲的是,人。然而,与流浪蜂相比,灵长类人类必须想办法拯救它。你看,这只蜜蜂,凭着它与生俱来的执着,想在坚不可摧的玻璃上找到出路,不是徒劳吗?其实窗户还开着,它的路线也没有消失。只是它被局限在一张报纸大小的玻璃里,上下挣扎,却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更别说突然回头,路线还在。镶嵌玻璃的合金框架只有三四厘米高。没想到,它却成了一座有翅膀的围城。对此我一半是抱歉,一半是同情。希望它能做到“退一步”思考,或者转身看世界,一切问题都会马上解决。但是蜜蜂不是人,没有这样的想法。更何况它的神经系统就像飞机结构,不倒挡,转不过这个弯,还保持翅膀向前。它的勇气可嘉,但无用的现实让旁观者难以忍受,焦虑到想钻进肚子却进不去。我为他们中的一些人感到抱歉。我叹息他们没有醒来。无奈之下只好拿起一本杂志,轻轻推下透明墙,然后“大力”退一步。只走了一步,它就突然退出了困境,走出了围城。在被奇袭救出的那一刻,它小小的身体微微颤抖,然后抖颤而去,一眨眼就没有进入广阔的世界。

蜜蜂总算归于自由,重回造化。遗憾当时没有一面显微镜细察,否则一定会看到一副鼻青脸肿甚至有些骨伤,且已破涕为笑的蜂容。猜想得出,这只心揣异志、游走江湖的蜜蜂在逃脱“虎口”的一瞬,是怎样的庆幸复侥幸。至少,“非蜂房莫入”的记性大长一截,“退一步天高地阔”的经验也该丰富了一回。至于它能否回头是岸,奋起猛追落

最后,蜜蜂自由了,回到了大自然。可惜当时没有显微镜。否则,你会看到一脸淤青甚至有些骨伤的蜜蜂,和破涕为笑。猜猜看,这只流浪的蜜蜂从“虎口”逃出来的时候有多幸运。至少,“不是蜂巢进不去的”记忆又长又大,“补天高迪阔的经历也要丰富。至于它能不能回头上岸,涨起来追下去。

掉的蜂群,从此潜心守定原本属于自己的甜蜜事业,我无能随其而去,以观后效,就不得而知了。

回头看,回到平静,但布袋和尚的诗浮现在我脑海里,我无法忘记:“把手放在田里,低头就能看到全盛时期。六净原则是道,退步就是前进。”诗如清水,意为醒药。蜜蜂只知道如何前进,却不知道如何后退。他们差点被困“被围困”死在死亡之口“。但是,你在哪里?

这是一个繁忙的时间,年轻的植物等待种植。这个周末,不妨回到稻田里,掖好裤子,刷好袖子,通过努力实现。

骄傲的小蜜蜂

文/戴

从前,在一个美丽的大森林里,有一只小蜜蜂。它每天辛辛苦苦采蜜,却只能吃一点,以为大家对它不公平,就从群里跑了……

首先,它来到一个花园,和蝴蝶玩捉迷藏,和蜻蜓跳舞,让蚯蚓从土壤中出来。……它想:没有蜂蜜的日子多幸福啊!几天后,它厌倦了呆在花园里,所以它来到一个美丽的校园,在一棵柳树上休息。一个孩子看到了,打电话给他的伙伴。其中一个孩子说:“跟它打个招呼吧!”大家都同意后,跑上前问:“小蜜蜂,你怎么来了?” Bee回复:“我出来玩。”孩子们又问了:“其他的蜜蜂呢?”蜜蜂生气地说:“别提了,让我生气。我每天努力工作,只吃一点蜂蜜。大家对我真的不公平!”小蜜蜂说完,嗡嗡地飞走了。

在路上,它遇到了一个人,小蜜蜂飞向那个人,问:“你在这里干什么?”男子抬头苦笑着说:“蜜蜂标本应该也很值钱吧!”小蜜蜂大吃一惊,以最快的速度跑开了。小蜜蜂上气不接下气,但那个人仍在追赶它。小蜜蜂真的飞不起来,重重地摔在地上晕倒了……这时,巡逻出来的护蜂员发现了,迅速飞到男子身边,狠狠的在他胳膊上刺了一下,男子痛得哇哇大哭,护蜂员趁机把小蜜蜂带回了蜂箱。

当小蜜蜂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被蜜蜂守卫带回了蜂巢。从那以后,小蜜蜂每天努力工作,慢慢地,蜜蜂王国的蜂蜜大大增加,为人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分享:

蜜蜂_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