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寂寞成画:来源:瓦生

这样的夜晚有很多,晚霞透过树枝飘到窗台,跳到桌子上,写下很多抒情的句子,然后像一帧幻境般无影无踪地落到屋檐下,但记忆就像一部黑白电影,每天都在上演。有无数次的流浪街头,看着匆匆而过的路人,走出来各种各样的生活,喜怒哀乐,笑着疼着我。我总是幻想着坐船,走过茫茫荷叶,让我的手优雅地刷着带露水的荷花,深吸一口气,那香味让我怀念;我总是期待有一个宁静的月夜,陪伴爱人,带着儿女,漫步松林,泉水让我回味无穷。

人到中年,越来越喜欢独处,不喜热闹。当人群太拥挤太鼎沸总是表现得莫名的浮躁,总想找个倚窗的位置坐下靠靠。不是造化弄人,不是命运多舛,是我

人到中年,越来越喜欢独处,不喜欢忙碌。人群太拥挤太拥挤的时候,总是莫名的浮躁,总是找靠窗的座位。不是命运,是命运,是我。

自己有点悲观有点太计较,独处的滋味如一片清凉薄荷,让我清醒让我思考。我不愿靠电视躲避孤独,我不愿用网络逃避寂寞,我只需要一本书,一把椅子,一小方安静的空间,把心融进情节的河里,让自己得到精神的治疗。文字能成为我另一种生命,清新隽永的散文,古朴典雅的诗词,让思绪在如水柔美中沉淀,让自己在寂寞里把模糊理清成清晰,让自己在独处中把短视看清成遥远。

打开窗户,雨后已经是晴天了。

“玉鸟不知道云外有什么,丁香在雨中空空悲凉”。朦胧的天空中,我仿佛看到丁香花在雨中轻轻摇曳,潇潇洒洒在丁香花丛中,雾气凝结在丁香花上。当现实把我从神游中唤醒,我既不失望,也不悲伤。城市的肌体阻挡不了对自然的向往。只要我有一颗敏感而真诚的心,这座城市就会蒙上一层温暖的爱,我就能在这个世界上安然入睡。

窗外的雨滴不断地溅起。突然,一颗调皮的雨珠被风吹落在我的手心,微微有些凉意,让我忘记了那是冬天,仿佛又回到了江南的雨季。站在木弓上,拿着油纸伞,在水乡游荡。多情的水缓缓流过,不远处,一朵白莲正在盛开。突然,微风吹过,它温柔的鞠躬深深地冲击着我的心。一只小青蛙,独自一人毫无畏惧,悠闲地出现在我眼前。它静静地静静地等待着这一生的流逝,仿佛这就是它所能做的一切!这自然的生活是如此美好!

人的一生都要相信一些东西,这样才能一步一步的走下去。索格曾经说过,“如果我们自己的内心没有自由与安宁,如果我们最深最深的自我只是一潭死水,那么在我们的身体之外为自由而奋斗的价值何在?”我觉得孤独不能成为进步的绊脚石,更不能成为失败的借口。相反,当一个婴儿出生时,它应该是黎明之光的呼唤和胜利的呐喊。时间在孤独中停止,那一刻的宁静和安详,预示着种子将破土而出,花朵将绽放!

释放孤独,把孤独画成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