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那条河,文章来源:老山参

我的家乡有一条小河,叫阿什河,是松花江的支流。这条河绕着城市蜿蜒曲折。河东岸是万亩良田,西部是现代化的糖厂。糖厂是百年老厂,我爸妈在那里工作,我在厂里的子弟学校上学。由于靠近河边,我经常去河边玩。

仲夏时节,有时体育课先生还带领我们在河里游泳。这时,我们会非常兴奋。每个人都像一群从笼子里出来的鸟一样叽叽喳喳,一路上载歌载舞。队列的形成很快就会出问题,老师不得不对随时离开队列的人大喊大叫。游泳,其实很少有青少年会游泳。

20世纪60年代,每个家庭都很尴尬,没有泳衣,都是花背心和家里睡觉的内裤。大家手牵着手,在老师划定的浅水区嬉戏。但是有几个男生可以做两次狗剜,或者一头扎进一场激烈的打斗,就赶紧表演。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太阳落山了,夕阳的余晖洒满了河面。老师像鸭子一样上岸迎接我们,没完没了地回家。不过,在我心里,还是很期待下一节体育课来河边玩的。

走出小学,我离开了糖厂,远离了阿什河。偶尔从文化馆举办的一年一度的艺术展或摄影展上,我们也能看到阿什河的优美姿态,包括清晨撒网捕鱼的潇洒画面,柳荫下宁静的垂钓者。晨曦中有波光粼粼的河流的壮丽,夕阳余晖中也有金色波浪的女性气质。

后来我上班了,远离了家,再也没有见过她的脸。只是偶尔听说这条河被污染了,我不能再游泳了。偶尔下水的人会起红点,又疼又痒。鱼没有幸免,逐渐消失。河道淤塞,河床荒芜,河水几乎干涸,像一条病龙,伤痕累累,奄奄一息。后来,岸上的糖厂也倒闭了,没有了收音机里阵阵的歌声和厂里机器的轰鸣声。美丽的欧式厂房门窗破损,杂草丛生。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当我老了,我觉得对家乡更有价值,也更渴望回家。于是我选择了一个温暖多风的季节,踏上了回家的路。经过一夜的长途旅行,我并不觉得累,只是觉得车开得太慢了。但是当我站在家乡的街道上时,我感觉有点恍惚,感觉像在梦里。街变了很久,但要有人来回答,我真的找不到自己做家政的家。

人说物是人非,我却觉得物也变了样,人也变了样,虽然思想上有准备,但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街道比当年宽了几倍,商铺林立,车水马龙,使我这个从肃静的小镇子来的人一时眼花缭乱。再看亲朋故友,一个个都白发苍苍,再不是少年模样,更有些人已不在人世多

人是不一样的,但我觉得事情变了,人也变了。虽然我有心理准备,但远远超出我的想象。街道比当年宽了好几倍,有很多商店和交通,这让我这个来自安静小镇的人眼花缭乱。看看亲戚朋友,都是白发苍苍,不再是少年,有的人已经不在人世。

年了。

无尽的感叹,无尽的情感。稍作安置后,我急切地询问去河边的路线。还好弟弟家还在糖厂附近,靠近河边。于是,第二天早上,天才亮了,雨一点点下着。我可以带伞,也可以不带,所以我带着伞出发了。走在以前遇到的水泥路上,这是我当年上学时走的路,但都是土路,下雨天还得光着脚不穿雨鞋。道路两旁过去有稀疏的野榆树,然后是农田。现在,道路两旁的绿化带井然有序,被小雨冲刷,绿意葱茏。一个个新建的小区,造型新颖独特,排列在道路两旁。

一路上,做早操的人越来越多,有的跑步,有的快步走,一路向东,朝着河边的方向。十分钟后,我看到了我哥哥从远处告诉我的河上新建的桥。越来越近,很快,高大的桥头堡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

啊,这就是我非常想念的阿什河!www.bidushe.com必读俱乐部

一座洁白如玉的桥横跨在河面上,河面宽阔而清澈。用整齐的河流砌成。沿河两岸修建了隧道。人们不时看到垂钓者坐在树下。每隔一条路,都有通向河岸顶端的台阶,河岸被建成一个沿河的大公园。一片片不知名的花草树木错落有致,形成各种图案,偶尔还有雕塑和座椅混杂其中。在这里锻炼的人很多,有的默默练习,有的一起散步。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笑脸,我不禁在想,也许其中有一个是我的同学,但现在只有头上的白发彼此相连。

越过绿化带,远眺,当年糖厂所在的位置有很多工厂!问了旁边的老人后,才知道是一家来自澳大利亚的合资企业。多年来,好处是好的。我的心里充满了复杂的感情。我很高兴看到废弃的工厂。但是熟悉的地方不见了,我熟悉的花园式糖厂多少有些失望。

只剩下河水,她的妖娆姿态又恢复了。河水流淌,它将永远滋养我心中一片田园诗般的田野,在那里生长着我郁郁葱葱的童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