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奇恰在一江湾,创作者:解黎晴

滚滚沅江,那吾溪河,回白柳河,来来回回千百遍,过桃花源,过白马探,奔流高湾,河面平坦宽阔,汹涌而下,忽遇“孤峰直出山巅”高耸的悬崖峭壁——从美峰第一步,一直延伸到河中心40米远。左边潜水中绕龙盘旋的石墙,酷似犀牛头上的尖角,右边蹲伏的石根,微斜而光滑,宛如从口中伸出的长舌。尖角距舌100米,遥相呼应,中间夹着深不可测的深潭,宛如大犀牛的大嘴—/[/K .因此,在潭口周围和石梁上下,都有一个个相连的漩涡,不断地由小到大地涌动、涌动、翻滚……。这个地方在古代被称为河府关,水落在平江的第一个关口,也称为原宪关。

关闭它是“。前面有金鸡,梁山有靠背,底部有老龙镇池,顶部有犀牛嘴。”——常德民歌中的犀牛嘴。

犀牛在犀牛的嘴里。一方面,它是钟灵美丽的风水宝地。从这里可以看到从西方驶来的木筏、向东行驶的船只、夏天的山洪和沿河的捕鱼大火。

“美女峰高足可攀,雄奇恰在一江湾。犀牛潜卧清波里,一径横陈碧草间。&rdquo

“美峰高到可以攀登,它的壮丽就在一个河湾里。犀牛潜伏在清澈的海浪中,一路穿过绿草地。&rdquo

;(摘自欧湘林《游美女峰》)每当白茫茫的大雾横江,谁也不知犀牛潜行何处。待旭日冉冉初升,随着浓雾缓缓消散,潭中戏水的石梁渐渐露出真面目来,这便是在雾里观看“犀牛出水”的风光。

而每年夏汛秋汛的时候,洪波在这里奔涌,惊涛拍岸!两只又尖又长的犀牛角“ ”在河底深深游动。当浑浊的黄河慢慢褪去,池上的急流被阻挡,变成两道长长的波浪痕,犀牛高高的尖角终于露出水面,然后一分钟出来,接着是一道小口子。……人们都在看这一幕。当洪水落下时,他们不仅会看到池塘里有石头,非常壮观,而且岩石会以陡峭的魅力躺在池塘里,他们会繁荣昌盛

据说水上交通蓬勃发展的时候,每次“犀牛出水”,古派老人们都会放鞭炮、烧香磕头,祈求犀牛保佑自己的木筏顺风平安。

对此,明代时任杭州付雪教授的杨嗣昌在《河山实录》中有精辟的描述:“神坛自山下有鱼有龟,尤以潜水见长。戴笠战败后,船破之时,来来去去,无夜无旦。这首歌叫个不停。”这是木筏。沿河的木筏和竹筏与城市相连。

在犀牛湾,三四只鸬鹚站在有芒船首的木架上,一只接一只地潜入水中,沉入河底寻找背上有刺的鳜鱼,在冉冉上浮。随着船的摇摆,炊烟袅袅,增添了飘飘的气象和韵味。

犀牛之口“犀牛之水”木筏,可谓壮美,但其奇特之处在于这里的产品。

有一种鱼喜欢成群结队地玩耍。与犀牛嘴“犀牛水”相对,木筏相连。追舟追浪,可谓壮美。它经常在漫游的船上从一边冲到另一边,与船相撞而晕倒。它们的形状像造船用的纺锤和钉子。它们的俗称是船钉,长度不超过三四英寸。他们从头到尾都有一根刺,又硬又肥。渔民专用的小丝网,铺在流水快的地方,这样当它被海浪打回去的时候,就会撞到网上,让渔民挑进篮子里。

站在石梁上,你可以瞥见隐藏在巨大岩石底部的又长又窄、长着尖角的暗洞。传说东帝隐河直达峨眉山。每年桂花香的时候,一群群摇头摆尾的游鱼从洞里喷出来。令人惊讶的是,几乎每一个四五寸长的鱼头上都有一颗非常醒目的红珠子,就像一颗耀眼的朱砂和一朵含苞待放的桃花。老船夫自豪地说:“这就是犀牛嘴里有名的红骷髅鳊鱼!”

薄雾轻掩,似有仙气氤氲。红头凤尾鱼被怀疑是在河流和峨眉山修炼佛道的精灵。他们每年交流一次思想,探索佛教,追溯道教的源头。虽然他们充满艰辛,但他们玩得很开心。这时,鱼群卷起一团团浪花,沉入池底。很快,它在稍远的水面上露出了头,它似乎羞于见人。鱼越来越多,鱼群似乎突然与对岸相连,在水上形成了一座浮桥“ ”。

如果有人无意中抓到一条额头有痣的凤尾鱼,河里的人会劝它下水,然后双手合十默默念经。朱痣的凤尾鱼怕煮,但在犀牛口游动、贪河山的银白色凤尾鱼好吃。如果受到两三个朋友的邀请,就在屏山村下的纪氏城见面,犀牛嘴在那里等财神的木雕对联”,临江开窗的吊脚楼坐下。一壶原色的时令蒸凤尾鱼是必须的,一壶当地的翠坡美酒用一杯清淡的慢语填满酒盅。靠近岸边,海浪的声音依旧;远离河流,海鸥没有帆。君临有窗,但宋代孔武中《自给仓归》中的一句好话:“把一个官员像粪土一样扔掉,这样你就可以跟着中间的鱼走了。”

分享: